Home » 寂寞难耐我包养三个猛男 夜夜享高潮(A)

PREVIOUS: NEXT:

寂寞难耐我包养三个猛男 夜夜享高潮(A)

我和丈夫在成人用品性生活方面也算融洽。老男人他比我大五岁,他进入四十岁后性要求疏淡了许多,不过,第一次还算得上是愉快的。丈夫做事沉稳,有才气,又风趣幽默……我将那张合影收进了抽屉,心里默默地对丈夫说,心还是属于你的,尽管身体暂时给了秋伟。我希望这是一种可以化解。
  我第一次和秋伟在“梦巢”中欢爱是在去年的春天。 “梦巢”廊前开着黄色的迎春花,我们开香槟庆祝第一次幽会。
  我不显得老相,而年轻的秋伟又透着几分成熟,我们抱在一起时,我就感到愉悦、心颤,那是只可意会而不可言传的……我心里踏实了,我的钱没有白花,秋伟是个强有力的男人!尽管这些想法有些小家子气,可人在私下里往往容易这么想。
秋伟将身体赤裸了出来,我看到了他黝黑的皮肤和浓浓的毛发。他的肌肉十分结实,我像是触到钢铁,似乎可以将我的手弹回来。秋伟膝盖上还贴着一大块胶布,那是在足球场上驰骋时留下的创伤。那块白胶布最有效地激起了我的情欲。
  时间过得飞快,第二年的夏天到了,是我丈夫出国回来的时候了,也是我和秋伟分手的时候了。我不想因任何男人毁掉自己的家庭。这是人的劣根性,我恨自己也不能免俗。
  我因此惶惶不安,可我看得出,秋伟却显得越来越轻松,我心里很不是滋味,终于忍不住地问秋伟,我们的关系快结束了,是不是感到解脱了许多。
秋伟真诚地说,他不愿欺骗我,我们的关系只能在黑夜中保持,见不得人。我不会和他有结果,他也不会陪我一辈子。我说,天长日久有了感情,就舍不得……心理上有疙瘩,做爱的质量就不高,我们俩似乎一下子变成了陌生人。
  终于迎来了最后的幽会,做爱完毕后,我疲惫地躺在床上,抱着秋伟的脸,禁不住流了泪。一年多了,秋伟毕竟与我相伴一年多了。而今,就是分手的时候,心里有许多话,只是无从说起。
  我告诉秋伟,如果他喜欢“梦巢”,我会为他永久地租下去。秋伟说,没有你,“梦巢”已经没了意义,并且他自己也在另一个城市找到了工作。这样的结局还令我满意,尽管我无法知晓秋伟是真心还是假意,起码是充满离别情绪的。
可是,在我将要起身离开时,却在枕边发现一只女人的发夹,我差点儿没有惊昏过去。我不会认错,那发夹是我的邻居陈太太的,我和她一起在免税商场买的,我心头像是坠上了一个铅块,绝望地往下沉。
秋伟不屑地笑了
分享按钮

Leave a Reply

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.

 
 

Information in this site is not intended to diagnose, treat, cure or prevent any disease. It is provided for informational purposes only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