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ome » 从将军到奴隶的生活我受不了

PREVIOUS: NEXT:

从将军到奴隶的生活我受不了

十年前,霍一光是建筑学院的老男人大学生,而我和刘小莉是电大的同学。在一次成人用品同学聚会上,他和我们相识了。据刘小莉说,那时的霍一光对我一见钟情,而她也对霍一光有点好感。正是出于这种嫉妒心理,她才把霍一光写给我的情书截留了。 我什么都不知道,一直把霍一光当成朋友看待。一直到他读研一年后的一天,我们意外在商场重逢,那天彼此都突然有了异样的感觉,缘分就这样来了。

  霍一光追求我的时候,真的是非常殷勤。他风雨无阻接我下班,逛街时我的眼睛随便看点什么,下次见面他都会把礼物给我送来,不需要我说什么他都能接下句话。印象最深的,是一次我们逛街时我突发阑尾炎,他一路小跑着把我背进了医院,整整跑了三站路啊。我承认,起先我不喜欢他的长相,可跟他时间长了,什么外貌身材都可以忽视了。我爱上了他。

  正是因为他对我好,而且为了我愿意留在武汉,如果说婚前我对他的心还有保留,那婚后我是毫无保留地付出了。换成是我宠他,爱他,我包揽了所有的家务,怕他做设计太费脑筋,我天天换着方法煲汤给他补充营养,无论他工作到多晚,我都会给他做好夜宵等他;他嫌我看电视吵人,我就看了快一年的无声电视。

  我们在一起五年了,可除了热恋的那两年我能感受到他的爱,这几年,特别是婚后,我越来越觉得自己像个老妈子,像保姆,像姐姐,却一点也不像他的妻子。他每天都有搞不完的设计,深更半夜了还有数不完的应酬,他很少跟我说话了。我要他来接我下班,他说,“自己回”,我说你现在对我不好了,他说,“鱼都上了钩了还给什么饵”;婚后他再也没有给我买过礼物,甚至连我的生日都忘记了。要知道,我们才结婚三年,结婚三年都这样,那以后的人生该怎么过?

  刘小莉在结婚那天,把这封信还给了我。她说,她终于还了良心债。她倒是轻松了,可我呢,我第一次看到这封信,我第一次知道,在十年前,霍一光是那么地爱我。

  “我们在东湖里划船,你白色的身影躲在他们身后,碧波荡漾,你低着头,看着水中偶尔游过的鱼。阳光照在你的脸上,那一刻,我宁愿停止呼吸。”“如果有未来,我希望能对你好。我要你住在我亲手建造的房子里,外面是一所庭院,庭中绿草萋萋,合欢树下,有你和我的孩子,嬉闹着跑过。”

  想想霍一光十年前的深情,再想想他现在的表现,对比他在恋爱时的狂热,再考虑一下未来,我真的有点心寒。难道,追到手了,就再没有“梦中情人”的待遇了?难道,鱼上钩了就真再不必给饵了?

  那三个月,我给他提了种种要求,要他改变,可他一件都做不到。我等了三个月,等不下去了。我想离婚。

  (霍一光满脸的尴尬,他承认他在生活中冷落了妻子,有不足之处。)

  我这人有个毛病,做事情特别专注,一扎进去,周围什么事都会忽略。这两年,单位对我比较看重,任务一个接一个地派,我一心想着做事,加上孟平把家里照顾得又好,所以我就只顾自己的工作,没想到,会让孟平对我的误会这么深。

分享按钮

Leave a Reply

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.

 
 

Information in this site is not intended to diagnose, treat, cure or prevent any disease. It is provided for informational purposes only.